高原托尼,是位女班长

copyright三剑客

集体生活中,一些有着过人长处的战友在某些时刻、某些场合都会成为大家的焦点。比如会唱歌、会跳舞、会武术,或者会理发。

在高原驻训的日子里,会理发无疑是一项能够稳固江湖地位的技能。而在我们单位,最著名的“发型师”竟是一名女班长。

女兵倩如性格开朗活泼,待人真诚又热情,是名卫勤女兵,也是旅里的文体骨干,大大小小的晚会舞台都少不了她,一天到晚总是忙忙碌碌风风火火的。

有一次一位领导打趣她:“倩如在驻训地可是有着五重身份啊,是卫生员、心理服务队员、文艺轻骑兵、还是红色故事讲解员、新闻报道员。”这,是说笑,但也是实情,而他不知道的是,其实倩如还有一个身份,战地义务理发员。

那一次,我带着倩如跟着机关检查工作的车到一个驻训点采访,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出发了。我的行李里有相机、电脑、笔和本,倩如则额外带了一包理发用具。

我说她:“采访多累啊,你中午还不休息会儿?有时间给大家剪头发么?”

她说:“先前就已经有好几个人打电话过来问我什么时候上去了。”

我笑道:“那你已经是著名‘发型师’了呗?总监级别的。”

午饭后,我坐在连队队部继续采访几位骨干,倩如就在门前的阳光板房里摆起了她的阵势。

只见她拿出理发工具,在前面立起一面小镜子,再穿上一套消毒时用的防护服,防止极个别“硬茬”的头发渣子钻进衣服缝隙里去,惹得浑身都刺挠。

此时旁边已经有好几个洗好头发久侯着的战士了。她喊一位坐在椅子上,给他盖上理发用的围脖,绕到正面看看他的脸型,问问他之前的发型,然后开始剪。

电推子推出大体的形,再用带齿的剪子把头顶打打毛。说起来操作挺简单,但接连不断地来上20个,那就由一项技术活变成了体力活。

也不知是倩如真的手艺好,还是女班长理出来的发型就带着那么点不一样,顶着新发型回去的战士总会喜滋滋地昂着头。

有人回去,也有人来,不一会儿倩如面前就排起了长队,午间的太阳直射屋顶,板房里的气温在持续升高,久久地站着,还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,倩如额角渗出汗珠。贴心的战友们端来的水非但没空喝,还被她放得远远的,生怕掉进了头发渣子白白浪费掉。

高原上午休时间比较长,从午饭后到下午操课前有三个小时,倩如面前的队伍长了又短、短了又长,总是没断过。待到大家操课集合的时候,她才终于坐下来歇一歇。看到她嘴唇发白精疲力尽,却又眼里放着光,我纳闷:这件没有回报的事情,为什么会让一个女兵这样甘愿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?

原来,一开始,倩如是看到从驻训点到卫生连来转诊的战友们胡子拉碴、头发蓬乱,就主动提出帮他们修剪修剪。时间长了,手艺越来越好,慕名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。她干脆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:年底前为战友理发81人次。

她给自己的这个行动起名叫“卓玛义剪”,因为这是她在藏地高原开始的一项公益活动。

有一回倩如跟着“四位一体”服务队到一个驻训点开展服务,“有一个女兵会理发”的消息在那里早就传开了。

偏不巧的是,那天的道路很崎岖,倩如在路上就开始晕车,加之海拔不断升高,随之而来的各种高原反应折磨得她晕头转向、痛苦不堪。

而到了驻训点却发现,大家早就给她摆开了剪头发的阵势,她只好硬着头皮拿起推子。

高原若是想对谁不友好,那真是将人陷入了一个退无可退、无处遁形的境地。才剪了一个人,倩如就感到眼前发黑。可是看看周围,坐的蹲的站的,满是人。每个人都提前洗好了头,脑袋上湿漉漉的,有些不讲究的擦也不擦,还往下滴着水。

隔壁文体活动室演着节目,他们也不去看,巴巴地等着,生怕离开一下就排不上队了。看着这些陌生却又亲切的脸,倩如想:“那就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些渴望的眼神满足一下吧。”

她找来一把高椅子,自己坐在上面,面前摆上矮矮的小马扎,让来剪头发的战友坐在上面。靠着用指节猛按太阳穴来缓解头晕,硬是坚持着理了三个多小时。中间几次失手把推子掉在地上,外壳都摔裂开了,她又捡起来安装好继续剪。

到最后服务队准备离开的时候,后面还排着七八个人。她抱歉地对他们说:“不好意思班长们,我下次再过来,你们往前排。”

时间久了,倩如发现,义务理发这件事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,她为战友们剪去的不仅是头发,更是烦恼,而给他们带来的也不仅是清爽,更是快乐。然而,义剪带给她自己的回馈也十分“丰厚”。

理发的时候,她会拿出个小本儿,让战友们在本上写一下自己的名字。这个举动的起因,是之前她跟着心理服务队到其他单位营地服务时发生的一件事。

聊天中,倩如得知面前的这位班长曾经在自己单位集训过,而那时带他的排长如今已经升任了连长。

“那我可真得对他表示祝贺啊,班长,你能不能帮我给他带句话啊?”

“好啊,没问题。”

倩如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,班长在上面写下了对自己曾经的教练员表示祝福的话。打这儿起,帮相熟的战友们带话就成了倩如的“新业务”。

后来当她翻看本子的时候,却发现之后还有几位战友写下了给自己的留言,并写下名字,请倩如以后回到营区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助,务必要找他们。

战友们的留言让倩如十分感动,有一位年纪很小的列兵写道:“班长,你真像我的姐姐啊,我以后就叫你姐姐吧。”

后来,理发时放个小本让战友们写名字写留言,就成了倩如自己对自己的奖励。

“我也不会真的找他们帮什么忙,但是看看这些名字和留言,就觉得这件事是有意义的,能激励自己把它坚持做下去。”经她统计,仅仅在那年驻训期间她就为四百多人次理过发。

结束采访回去的路上,倩如很快就靠在后座沉沉地睡着了。夕阳透过车窗晒着她,剪发时累出的薄汗已经干了,把头发茬黏在她的脸颊上,脖颈上。前排带队的大哥转过头来,叹了一句:“哎哟,真把娃累坏了。”

一名卫勤女兵,即便业务再精湛、技艺再高超,其实能为战友们做的也非常有限,但是倩如却愿意把“力所能及”四个字做到极致。也许这就是一名女兵,不一样的“战斗力”吧。

■有需要咨询问题,欢迎关注三剑客公众号,进入后台留言,我们将不定期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