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夜读·散文】军旅青春多少度

在豪迈地大步踏入军旅前,我时常兴奋地想象那有别于绚丽世界的“迷彩色”,远离了街巷烟火的“硝烟味”,隔绝了舒适快感的“紧张感”,仿佛早已置身军营,体验了其中滋味。后来穿上军装才知道,军旅并非一杯任我调节的咸淡开水,而是自带“度数”。

军旅有一种“标准度”,强调着整齐划一的纪律性,蕴含着独一无二的极致美。受阅时,下颌上仰15度;敬礼时,手心微向外张20度;向右看齐,头部迅速右摆45度;挂枪时,枪身在胸前约成60度;左右转体,身体协调一致转动90度;正步踢腿,脚尖绷直成180度。当这些数字从课堂上量角器的二维角度,变为训练场上人体的三维动作时,一名战士的军旅青春就这样扬帆起航了。

军旅有一种“考验度”。新兵下连后我被分配到军事科学院警卫连站岗值勤。那时气温-20℃,北风呼啸、无孔不入,站在哨位上瑟瑟发抖如坠冰窖,万般渴望把身体蜷缩取暖,但职责所系只能挺直腰杆迎风屹立。北京城四季分明,不仅入冬的寒潮总能如约而至,而且夏天的高温也不会姗姗来迟,40℃的地表温度,就像把哨兵的肉体凡胎塞进老君的“八卦炉”,非炼出一副钢筋铁骨不可。几度斗转星移,义务兵生活在上千个小时站岗值勤、两千余小时警卫训练和勤务工作中,从夏花灿烂走向了秋叶静美。

军旅有一种“大跨度”。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。两年军旅过后,同批战友或考学进入军校,或选晋士官留队,或退伍荣归故里,我也如愿提干成为一名共和国军官。由战士到干部,由此岸到彼岸,这样的人生跨度令人自豪、催人奋进。进入军校后,同批任职培训的战友从全国各地、各大军种而来,有的来自东北密林引箭待发的火箭军,有的来自西南边陲巡走在生死悬崖的陆军,有的来自海拔近5000米的西藏雪山上的空军,还有的来自驻守孤岛的海军……他们苦无言、累无言,默默奉献在祖国的大江南北,用无悔青春书写壮美军旅,筑牢祖国的强大国防。

军旅有一种“新高度”。入伍前,我是一名在读研究生,平时忙于在学习中掌握生存技能,在奔波中积累生活资本,在交往中寻求孤独释放,可夜深人静时,我常常在思考人生意义中陷入“人乃沧海一粟”“人生一世,过眼云烟”的空虚。而今,我已身在军营四载,每日在演习拉练中增强打赢本领,在向老班长请教中提升专业技能,在和战士们同吃住同训练中上下同欲,在挥洒汗水中感悟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”的时代之责、我辈之任。

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面对激扬青春当有军旅豪迈,做击水者,做自信者,做奋进者,我们的军旅青春自会越来越闪耀。

文稿来源:火箭兵报

主管|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

主办 | 宣传文化中心

刊期 | 第 5561 期

监制:毛勋正

责编:杨新龙

播音:张育铭

邮箱:zghjjtg@163.com